旅行家专栏 > 海尔森的专栏
  •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下)

   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下)
    香港人和内地人近年的关系,似乎比“香港到底是不是文化沙漠”这个话题更加微妙和不可言说。曾经,内地人是香港人口中土里土气的“阿灿”;后来,香港人被内地人称作“港灿”(以至于现在香港人也以此称呼自嘲);曾经,港星是内地人疯狂追逐的偶像;当下,内...
    3124 1
    By 海尔森 2019-03-05
  •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上)

   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上)
    如果时间不多,只够涉猎一个香港的景点,太平山是不错的选择。高552米、位于香港岛西部的太平山,是香港岛的最高峰,站在山腰或山顶,可以尽情欣赏维多利亚港两岸的美景。喜欢爬山的,可以徒步上山,强度不算大,但也需要一些耐力;赶时间的,可以坐山顶缆...
    2675 1
    By 海尔森 2019-01-21
  • 德里的两张面孔

    德里的两张面孔
    德里不是什么十全十美的首都楷模,和当地居民聊聊天,很容易“收获”各种吐槽,交通堵塞,空气污染,治安问题等等,但它永远不会让人觉得乏味。传统的、落魄的又不失色彩的旧德里,殖民的、现代的又野心勃勃的新德里,仿佛两张变幻莫测的面孔,令人眼花缭乱。...
    3310 0
    By 海尔森 2018-10-16
  • 旅馆即吾家

    旅馆即吾家
    不恋家、不认床的人,大概才能走更远的路,看更多的风景。白居易说“我生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”,把旅馆当作休憩驿站,把异乡当作精神故土,这也许就是旅人的宿命吧。...
    2029 2
    By 海尔森 2018-06-05
  • 杰伊瑟尔梅尔:“金色之城”的指路人

    杰伊瑟尔梅尔:“金色之城”的指路人
    回旅馆休息了一会,喝了点印度奶茶,索卡开着小摩托送我到火车站。临别时我叮嘱索卡:你帮忙拍的沙漠照片,一定要传给我啊。索卡拍着胸脯说:一定会的。唉,结果一直没传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手机也有问题了。虽然这家伙有点不靠谱,但还是非常感谢他,以及在这...
    6120 4
    By 海尔森 2018-05-16
  • 焦特布尔:一言难尽的“蓝色太阳城”

    焦特布尔:一言难尽的“蓝色太阳城”
    静静候车,默默流汗,同时在观察印度人候车的千姿百态。我发现印度人候车有个“规律”:能躺着就别坐着,能坐着就别站着。夜深了,候车室的鸽子们睡意全无,在大厅上空不知疲倦地飞来飞去……一切魔幻得如同做梦。...
    6464 1
    By 海尔森 2018-03-09
  • 乌代浦尔:007钟情的“白色之城”

    乌代浦尔:007钟情的“白色之城”
    忽然就很羡慕这些在乌代浦尔出生、成长的孩子。毕竟,打小有个美丽的湖泊当游泳池这种事,就像老天爷的馈赠,连007都不见得有这样的好运气。...
    6760 1
    By 海尔森 2018-02-10
  • 普什卡:到“蓝莲花”寻找梵天

    普什卡:到“蓝莲花”寻找梵天
    听老板说,普什卡每年10月到11月有骆驼节(Pushkarfair),那时候最热闹,数万只骆驼(也有一些马和羊)从印度各地汇聚于此,繁华的交易会和丰富多彩的庆典活动会吸引众多游客前来狂欢。据说,骆驼们会被打扮得“花枝招展”,以吸引买家。“下...
    6170 0
    By 海尔森 2018-01-10
  • 斋浦尔:和“粉红之城”的孔雀作伴

    斋浦尔:和“粉红之城”的孔雀作伴
    据说粉红色是热情好客的象征,所以当时斋浦尔的统治者拉姆·辛格(Maharaja Sawai Ram Singh)下令把全城的房屋都刷成了粉红色。从此,粉红色成为很多居民沿袭的装饰传统,至今斋浦尔的老城依然保持着粉红“底色”。这也令斋浦尔在众...
    5746 0
    By 海尔森 2018-01-03
  • 金奈:殖民枪炮与印度神像共舞

    金奈:殖民枪炮与印度神像共舞
    圣乔治堡是我探索金奈的起点。说起金奈的发展史,绕不过英国殖民史。1600年,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新成立的英国东印度公司皇家特许状,其中包括一系列贸易特权。随着东印度公司的发展壮大,它不再是单纯从事商业贸易活动的公司,其触角伸向了经济、文...
    7027 3
    By 海尔森 2017-12-22
  • 海尔森

    业余游民,现居广州。飘忽不定,随性而活,但读书、行走、写字这三件事应该会一直坚持下去。经常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,尽量在生命租期截止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。
    TA的窝hyacinthswing

    专栏最热文章

    专栏其他作者

  • ���м�肖长春��ר��

    肖长春

    自1983年利用寒暑假只身徒步近30年:走长城、走黄河、走独龙江、走怒江峡谷、走澜沧江峡谷、穿越雅鲁藏布大拐弯走墨脱(两次),间或漂流黄河,间或骑行黑龙江中俄边界、间或随马帮穿越玉曲大峡谷;也有冒死穿越川藏公路塌方区的经历,走帕隆藏布、走梅里雪山转经之路、走秦直道;目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。
  • ���м�陈旭��ר��

    陈旭

    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高级记者。
  • ���м�花总丢了金箍棒��ר��

    花总丢了金箍棒

    网络红人“花总”。
  • ���м�姜春苗��ר��

    姜春苗

    LonelyPlanet 广东作者,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;爱好建筑、艺术、民俗与美食的慢旅行者;TA的微博<a href="http://weibo.com/u/1427650054">karen失忆樱国</a>。
  • ���м�付莉��ר��

    付莉

    2001年开始旅居海外,曾是世界500强大型跨国能源公司的唯一中国人,并被派驻国内,生活貌似很惬意,但是内心更爱自由,爱大自然,爱历史文化,所以毅然辞职走天下。
  • 返回顶部
    意见反馈
    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