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家专栏 > 你的节日,我的狂欢
你的节日,我的狂欢


宋干节也称泼水节,源自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仪式,教徒们每年都有一个宗教日要到河边沐浴,洗去罪恶现在,宋干节在文化旅游的包装下,已成为国际游客踊跃参与的狂欢节。

藏历年依照藏历,年三十驱鬼,初一朝圣,初二煨桑祈祷,喝酒跳锅庄,藏历年的狂欢在乡村真正还原,似乎只要有一杯茶一壶青稞酒就可以快乐地过一辈子。

暴政无法阻止人民的节日,阿塞拜疆的诺鲁孜节在独立后复活,人们依据构成自然界的水、火、风、土四元素来除尘驱恶,许愿吃甜点,耳朵占卜,甚至扮国王。

明治维新前的日本人都是过中国阴历新年的,现在有一些日本乡下人依旧如此,许多过年习俗也并未随着阴历被废弃而消逝,直到如今日本人还互赠贺卡,多么风雅。

爱尔兰人已经在世界的尽头沉默太久了,狂欢以彻夜不眠的圣殿酒吧区的音乐结束——在都柏林半便士桥的璀璨灯光下,在圣帕特里克节狂欢的余温下,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或旅居者都在诗、歌与酒中无法抽离,所有人都感染了爱尔兰式的乡愁,生活如同利菲河波澜不惊始终流淌的水,绵延到方的大海。

印度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为了糊口谋生,也不希望成为物质的奴隶,他们很早就知道,在这个世俗和艰难的世界上,除了要放松肉体、满足感官外,也需要安歇灵魂,愉悦精神——洒红节的魅力正在于此,让害羞的人大胆,让卑贱的人抬头,让怯懦的人勇敢,让忧郁的人欢乐。

虽说火和太阳仍是彝族图腾里重要的元素,可不再有人背着火把下山叫卖,这些在彝族人眼里反倒没啥,火把节还是彝族的大日子,东方的狂欢节。

的喀土穆,即使是斋月,路边茶摊上的人们也在毫无避讳地喝茶——在这个炎热的地方,任何伊斯兰教允许不封斋的理由都被人们充分利用起来,比如在斋月里工作,出远门旅行等。

而刚过去的春节,是中国汉族人一年之中最盛大的节日,“年食”是团圆的象征,迁徙只为团圆。



泰国宋干节:用水洗去罪恶

宋干节源自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仪式,教徒们每年都有一个宗教日要到河边沐浴,洗去罪恶,年老体迈或残疾病弱者,由其家人将河水挑回,泼水洗罪。水,可以驱灾辟邪,迎祥纳福。记得在一部泰国电影里,宋干节到来之时,人们沐浴净身,穿戴一新,用银钵盛水,浸入花瓣,互相淋洒,小孩们用水瓢泼水嬉戏,依稀记得还有布施、放生、堆沙、浴佛等情节。现在想来,其情状优雅,风味质朴,如同当代中国人追怀的传统年味。阅读全文

藏历年:一场取悦土地之神的仪式

藏历初一,拉萨人要去布达拉宫、大昭寺、哲蚌寺和色拉寺等处朝拜祈祷。这一天除了去朝圣,是不会外出欢聚、彼此访问的。从初二开始亲戚好友才开始互相拜年,持续三到五天。初二一大早,是人们回老家的日子,这一天很多人要赶回到自己出生的村庄,在那里煨桑祈祷,全村的人聚在一起喝酒跳锅庄,藏历年的狂欢只有在乡村真正还原。阅读全文

阿塞拜疆诺鲁孜节:春风日假扮国王

著名诗人尼扎米(NizamiGanjavi)就曾在他的《五卷诗》中记录过诺鲁孜节,而那是在公元前350年,可见诺鲁孜节缘来已久。苏联时期,庆祝诺鲁孜节的习俗一度被禁止。但在阿塞拜疆独立之后,诺鲁孜节成了法定节日,时间定在每年的春分(3月20日左右)。但事实上,节日的筹备在春分前的一个月就开始了。

阅读全文

和歌山新年:风雅越千年


谁料没过几个时辰,也就是“大晦日”——日本的除夕夜——当天晚上临近午夜,我站在阳台上,寒夜里,乘着酒兴,抽烟,准备跟旧年沙扬娜拉(徐志摩语)。偶然间眺望,不远处半山腰一所橙色寺庙灯火灿烂,好不眩谧,正恍惚中,喜闻钟声悠悠飘荡而至(相传一百零八下),不松不紧,恰似旧岁的浅吟低唱缓步谢幕,真真有——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,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——的千年壮语之感。

阅读全文

爱尔兰绿帽子节:不再在世界的尽头沉默

爱尔兰人已经在世界的尽头沉默太久了,今天的他们绝不再要严肃和无聊。狂欢会以彻夜不眠的圣殿酒吧区的音乐结束,人们一杯一杯地将泡沫柔滑的健力士啤酒灌进喉咙。在都柏林半便士桥的璀璨灯光下,在圣帕特里克节狂欢的余温下,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或旅居者都在诗、歌与酒中无法抽离,所有人都感染了爱尔兰式的乡愁,昨天、今天和明天都不再急匆匆,一杯杯一曲曲地享受生活变得令人期待,生活如同利菲河波澜不惊却始终流淌的水,就这样绵延到远方的大海。阅读全文

印度洒红节:让害羞的人大胆,让卑贱的人抬头,让怯懦的人勇敢

在大多数印度人看来,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为了糊口谋生,也不希望成为物质的奴隶。他们很早就知道,在这个世俗和艰难的世界上,除了要放松肉体、满足感官外,也需要安歇灵魂,愉悦精神。洒红节的魅力正在于此,让害羞的人大胆,让卑贱的人抬头,让怯懦的人勇敢,让忧郁的人欢乐。

阅读全文

彝族火把节:在对火和太阳的崇拜中狂欢

关于火把节的起源,传说颇多,比如慈善夫人自焚殉国、贞烈夫人自焚以保清白、阿提拉巴燃火把驱害虫等,故事不尽相同,但本质都是彝族先民对火和太阳的崇拜。他们相信火能烧虫逐疫、占田祈丰,只有农作物获得可喜的丰产丰收,才能够保证人自身的生生不息。武定彝族的歌谣里就有“过火把节是要引谷穗出来看火把“的说法。时至今日,火和太阳,仍是彝族图腾里重要的元素。

阅读全文

喀土穆开斋节:艳阳之下喝茶开斋


斋月结束之前,穆罕默德邀请我和莫瑞斯去过开斋节,我们欣然同意。小村子坐落在喀土穆周边,泥胚房屋简陋,但干净整齐,等我们到的时候,大院子里面已经有四十多个人了。作为一个外国人,尤其是中国人的身份,我受到了温暖的迎接,在此起彼伏的“萨迪格”(意为“兄弟”,是苏丹人对中国人的称呼)的问候声中我们被拉近了里屋,屋子里的桌子是留给家族长老的,小孩和周围的邻居全部聚集在院子里。聚礼场面壮观,族长在最前面带领礼拜,整个院子挤满了人,晚餐丰盛,仪式简单,随着最后一声“色兰”,标志着这个斋月已经过去。这个饱受战争冲突的国家,南北苏丹的人民共同在永不停息的暖风里等待明天的到来。

阅读全文

汉族春节:迁徙只为团圆

“年食”是团圆的象征,茶炉里的味道是我童年关于“年”的开始。与传统秦淮以北吃“炖肉和饺子”,秦淮以南食“汤圆和年糕”不同,一次次的辗转迁徙,让外公外婆的“年夜饭”桌上融合了江浙的“味”,北方的“形”,以及川式的“拌”。辣油、香醋、葱花、蒜酱凉拌折耳根,葱香大虾、白斩鸡、酱卤鸭、烟熏鱼、烧白和八宝饭为主菜,再添个汤锅,豌豆尖儿、白豆腐、莴笋、年糕、蛋饺被浸煮其中。因为杯子不够用,烫好的豆奶只有盛在碗里,在忙碌了一整天后围坐在一起,“干”一碗豆奶,道一声“新年快乐”。阅读全文
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